中国教育网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外语

父亲的求学岁月

父亲出生于苏北黄海之滨的一个小乡村,兄弟姊妹三个,小名“二小”。爷爷奶奶是老实本分的农民,爷爷在村里还当过10多年会计,所以父亲有时开玩笑说自己也是所谓的“官二代”。小时候家里比较穷,身为老幺的他,经常只能穿哥哥姐姐淘汰下来的衣服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穿新衣。父亲参加中考的时候是第一次到县城,当时穿的裤子屁股上还有一整块大补丁。家里常常是玉米糁熬粥煮饭,难得吃到肉。放学回家,父亲常扯着嗓子问奶奶今天有肉吗,有时奶奶故意逗父亲“有肉”,当父亲手舞足蹈地跑来,她便说“咬着舌头就有肉了”,弄得父亲像霜打的茄子,十分沮丧。

爷爷奶奶从小对父亲管教很严,一直告诫他:“人穷志不能短,为富本不能丢,农村的孩子要本本分分,不管什么时候走到哪儿,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吃饭,不能不劳而获、坐吃山空。”所以,父亲从小就吃苦耐劳,五六岁时就学会了生火做饭、割草喂猪;放学放假了,常常到田里干活,锄草、施肥、割麦子……几乎什么活都干。夏天,还要钻到玉米田里去收割,给一米多高的棉花喷农药;秋季拾棉花的时候,手被棉花桃戳得全是肉刺。

父亲6岁开始上学。那时的村小桌凳是学生自带,因为学生少,一般两个年级的学生在同一间教室上课。教师也很少,只有四五个,大多数是民办教师,基本教全科。初中上学路程要花40分钟,每天来回着实耽误时间。上初二时,因为父亲学习好,老师便给他“特权”,让他与初三学生一起住校。学校食堂只有一口做菜的超级大锅和几柄数米长的铁铲,一年四季基本上是汤菜:青菜汤、南瓜汤、番茄汤……饭是学生自己带米和饭盒到食堂蒸,常常就着咸菜吃。

在那个年代,高考对青年人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遇,也是后半生的起点。父亲读高中时,大伯已考上军校,是村里第三个大学生。为此,父亲全身心投入学习,常常上完晚自习、宿舍熄灯后,还偷偷拿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学。临考前3个月,学习气氛很紧张,父亲压力很大。一天,爷爷到学校探望父亲,见到他脸色苍白、神情木讷,差点儿没敢认。听说一些营养品能补充营养,爷爷特意买了好几盒,叮嘱父亲每天喝一支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父亲顺利考上了复旦大学,爷爷奶奶激动地逢人就讲:“如果不恢复高考,我们家3个孩子能有一个上大学就不错了!”

后来,父亲大学毕业面临自主择业。父亲选择回到家乡,成为一名乡镇公务员。当时老家许多亲戚朋友不理解:父亲好不容易“泥腿子上岸”,考上名牌大学,进了大都市,怎么又回农村呢?但爷爷得知父亲要回老家工作却很高兴。

回望过去,看看父亲的求学岁月,我忽然理解了农村孩子的心理:或许这就是人不能忘的“本”吧,生于斯,长于斯,才有这样的依恋。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1月23日第16版 

上一篇: 广西大学行健文理学院代表团访问泰国合作高校

下一篇: 2016年黄平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遴选工作人员考察预告